清凉古寺介绍
        一、恢复清凉寺的缘起         南京清凉寺,始建于南朝,是中国佛教禅宗五家之一------法眼宗的发源地。法眼宗为南唐高僧文益禅师所创,其禅学思想在中国佛教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和价值,影响远及日本、韩国及东南亚,历史意义十分深远。         清.. < 详情 >
您在的位置:首页 / 禅茶一味 / 禅茶  
禅茶
心融茶韵 神驰禅境

发布单位:葛长森  发布时间:2014/5/20 12:46:48  浏览量: ( 1762 )

     

  清凉寺有着特殊的文化地位——佛教禅宗五家之一最后的祖庭;又有着特殊的自然景观——繁华都市里一处清幽的山林佳境;由此也产生了它的第三个特殊之处——对俗界文人特别强的吸引力。清凉寺成为僧俗两界诗人的聚会酬唱之处,成为历代文人创作的渊薮之一。
   诗与寺院如影随身,文人寺僧抒写了许多诗词。清末民初,由文人编辑、僧人刊印,出了八卷本《扫叶楼集》。录有龚贤遗诗近40首,与龚贤酬唱或题咏扫叶楼(半亩园)诗14首,清代以来题咏清凉寺诗200多首。有些是以诗咏禅、以禅入诗、以诗咏茶、以茶入诗,为清凉寺增添了一抹空灵之美的禅物和淡淡的茶香。
     明末清初,金陵画派之首龚贤,在清凉山购屋四、五间,自名“半亩园”。友人拜访他,看到的是“主人狂泼墨,童子解煎茶”。龚贤说:“远人问我日何思,坐对画床擎茗瓯”,他在一杯杯清茶中,用笔墨绘就了一幅幅沉浑雄奇的山水画。
     当时,清凉寺旁有一座楼,龚贤为寺僧画了一幅扫叶图,后来这位寺僧被称为扫叶上人,这座楼被称为扫叶楼。这里清幽洁静,充满禅味,是品茗的好地方。
     龚贤去世后,友人很悲伤,“坐到诗成茶歇后,满天云气压青山”。怀念他,想到的是“墨香茶熟梦初回”。来到龚贤生前常登临的扫叶楼,“安得斯楼栖一角,焚香煮茗自年年”。以后每年都要来这里“焚香煮茗”纪念他。
     原来就有深厚的佛教文化底蕴,现在又涌现了像龚贤这样旗帜般的文人,清凉寺更似磁铁吸引了众多文人雅士。
     历来清凉寺僧有较高的文化水平。文人雅士、地方官员都以结交寺僧为荣,对寺僧饮茶时精神追求的表现也大为赞赏。他们把仿效寺僧的生活方式当作清雅和高贵的象征。而僧人又以茶待客,从而带动了饮茶的风气。
     本乡诗人黄乾写道:“僧饮好将茶当酒,山泉卧听当鸣琴”。张通之写道:“长老多情,既杯盘,还邀品茗”。河南诗人陈楷吾:“寺于都市号清凉,热闹场中冷淡场,旅客登楼消旅思,诗僧进茗涤诗肠”。有的喝了寺僧的茶,就发感慨,北京诗人龚哲甫:“煮茗幸与名僧话,扫尽尘缘付莫愁”。还有的无拘无束,心境放松。苏北诗人梁公约:“脱巾放带无拘缚,斗茗登临思悄然”。文人雅士既没有体验过坐禅修佛的清苦,也没有感受过念经的枯燥,有的是在自然中、寺院里的悠然自得和吟诗酬唱,在这里他们寻求着心灵的慰藉,觉悟着人世繁华与寂寥是为一场空梦,在梦幻中求得清醒。
  清凉寺是都市避暑胜地,清静修行场所,清凉禅风诞生于此。不论是气候感触,还是心绪体验,“清凉”给人以深刻印象。对此,不少诗里都有所反映。湖南诗人罗杰:“清凉开法眼,万山寒翠半楼风”。本乡诗人李海平:“万字窗棂八扇开,江流奔赴眼前来,清修自合依方外,消受清凉不染埃”。本乡诗人王祖柱:“寒风料峭雨丝长,静坐微吟茗细尝,太息世间喧热甚,何如此处习清凉。”这些诗都写到“清凉”,又都没有一个“禅”字,但诗中万山寒翠、寒风料峭、清修、雨丝等,诗人陶醉其中,心境与物镜浑然一体,静谧空寂,充满了丝丝禅意。
  文人雅士在这里与寺僧品茗共话,茶中品禅味,禅中闻茶香。本乡诗人曹世霖:“剪烛焚香学话禅,佛门我也有前缘,新诗吟罢清茶熟,一杵钟声月在天。”湖南诗人杨先震:“鬓丝禅榻皈依久,佛火茶铛韵味长,欲尘了心无苦乐,偶参偈语忏炎凉。”这些诗一方面说到了品茶,另一方面又表现了在这不染纤尘的佛门之地,于品茶净思中,悟出天地万籁皆是因缘而生,喧闹当中有着深深的寂静,空有俱远。
  浙江诗人姚体羲有着更深远的悟道。他写道:“花开见佛悟无生,自寄清凉妙果成,我欲登临寻古迹,与君扫叶汲泉烹。”诗人心地里已超出了一般的静趣,品味到了“花开见佛”的真正禅趣,以及企盼“与君扫叶汲泉烹”的净趣,参禅的意境和品茶的韵致沟通一体,茶道与参禅相融合一。
  文人雅士刚进清凉寺时,还只是俗人之感。而当与寺僧入禅入茶入诗,神驰禅境,心融茶韵,便身在景色中而心超然物外,物我俱空,从而获得放下俗念的精神束缚。
  安徽诗人杜元龄:“多少六朝兴废事,僧寮沦茗话沧桑,”话匣子打开了。湖南诗人朱祖尧:“茗味同消七碗后,钟声犹带六朝秋,暮烟转眼横牛首,新月如眉挂石头,”心胸开阔了。有的诗人想离俗入佛了,本乡诗人超然:“无忧无虑羡僧家,高卧云山阅岁华,愧我尘缘犹未了,何时立地着袈裟。”有的诗人离别清凉寺时,表示还要再来,湖南诗人朱缙:“静坐知得趣,清谈解客愁。尘缘犹未了,相约再来游。”
  诗人们这种超脱尘俗的闲适恬淡心理的自我描写,对禅悦生活的赞颂,以及还想再来习禅的企望,清凉寺僧也写诗作答。寄龛上人写道:“自笑虚空无住禅,挑灯话旧总因缘,相逢正是春光好,草绿江南二月天。”还与诗人相约,待到重阳时,再饮一盏茶:“欣逢杖履过禅房,品茗清泉韵味长,有约年年重九日,登高同到草香堂。”
  俗僧之间的亲密交往,诗词唱和,赋予了诗中的禅意。诗中浸润的禅茶一味更挥洒出了禅的意境和茶的韵致。           
  


  上一篇: 茶道禅心
  下一篇: 茶饭禅